苏菲亚迷螯顺利产下幼虾了^o^

  虽然入缸后遭到涡虫攻击死了两只,但仅有的一只母虾非常幸运的在公虾死前怀孕了。

  经过隔离盒里面十多天的孕育,今天她终于顺利的产下了小虾^o^非常小,很可爱。大概数了一下,已经下身的有十五六只,母虾腹部还有没下身的。估计明天就下完了。

  为减少骚扰,大概拍了几张。留作纪念而已。接下来学习怎么让小螯虾顺利成长。

  目前的水环境还不错,比较适合螯虾生长。只要不被涡虫搞死就问题不大@@。至于食物方面,准备了非常多的,剪刀剪碎的莫丝在隔离盒里面。

  不过,看样子,还需要另外一个隔离和,以便将产仔完毕的母虾和下身不就的小虾分开,必须单独放隔离盒,不能放回缸里,迷螯总是贴着缸底运动,不像樱花会飞来飞去,放回缸里很容易遭到涡虫攻击。该死的涡虫啊……
继续阅读“苏菲亚迷螯顺利产下幼虾了^o^”

有人用杀很大到3倍计量,虾没事。

  我缸里首次尝试杀很大A剂已经接近48小时了,尚未看出涡虫和虾有什么变化。

  今天看到有条件的虾友做了分组测试,ABCD四组,分别用Ax1、Ax3、Bx1、Bx3。都成功杀灭了涡虫,而且四组的实验用黑壳虾都没有死亡。不过实验用的螺是全部死了。

  考虑到我缸里现在一只黑壳也没有,而且绝大多数是樱花虾。另外,他的测试环境是裸缸,没有底砂。而我缸里有比较厚的珍珠砂+巢湖砂,涡虫有更多地方可以躲避药物浓度高的水。所以可能需要的浓度更大,但是樱花本身没有黑壳,再稳定,毕竟也不是原声基因嘛。

  所以考虑,如果72小时候A剂1倍计量无效的话,就换水3天,每天1/6(我家很小,容器只够困这么多水的@@),然后下2倍的B剂来杀涡虫。总是担心3倍会出问题。如果2倍仍然无效,才考虑3倍吧,毕竟一缸樱花来之不易。何况这些天,陆陆续续抱卵的有十几只樱花,还有1苏菲亚、1虎纹也抱卵了。别一次性都要了命才好。

熊猫杀很大草缸杀灭涡虫试用记录

  本文用于记录首次试用来自台湾的熊猫牌杀很大,在草缸中对于涡虫的杀灭效果,以及是否会伤及水草鱼虾的生物。还有就是观察会否影响缸里的消化系统等微生物环境。

  虽然是首次使用,而且也知道“是药三分毒”,不过为了能够准确的实验出药物的作用,还是严格按照说明书进行了操作。

首先,测量水体,以便确认比较准确的药物用量。
  实测去除玻璃厚度和底砂的水体三维(cm):117.8长x48宽x33.5深=189.4224L。
  考虑到滤桶和前置中有滤材,实际水容量很难在正常运行状态下计算,所以,结合缸内的6块沉木,最后水体取整为189L。
  按照说明1滴药物/3L水,因此需要投入63滴药物。

开始投药。
  按照说明摇匀药性轻度的A剂黄色瓶子中的药物之后 继续阅读“熊猫杀很大草缸杀灭涡虫试用记录”

熊猫牌“杀很大”到货,不伤鱼虾的水族杀虫药。

  早就期待有一种能够不伤鱼、尤其是不伤虾的药来杀灭涡虫和水螅。我的草缸现在几乎成了涡虫的天下了。我郁闷啊……

  经过与大只熊猫先生的沟通,订购了一份来自台湾的水族用涡虫等害虫杀灭药剂——熊猫牌 杀很大。看说明能够杀灭缸里面的涡虫、水螅、钟形虫、虾蛭及其他寄生虫等多种有害生物,且不伤鱼、不伤虾、不伤水草、不破坏消化系统或有益微生物。几乎可以算作无副作用了。当然了,俗话说“是药三分毒”。入过这个药非纯生物制剂的话,既然能够杀灭害虫自然毒性是有的,否则怎么杀?因此说明给出了详细的用法、用量和注意事项。并且还有大只熊猫先生的QQ支持^o^,用起来还是放心的。

  今晚回去就开始尝试。但愿能够顺利杀灭这该死的涡虫。如果好用的话,我还准备代理呢^o^,可以方便本地的鱼友、草友和虾友^o^。

  上几张手机拍摄的外观图片先。另外还咨询了几点疑问。

继续阅读“熊猫牌“杀很大”到货,不伤鱼虾的水族杀虫药。”

孔雀幼鱼对控制水草缸里的涡虫是否真的有效?

  涡虫在我缸里是老问题了,有时候多些有时候少些,一直没有很好的方法进行控制,灭杀就更不行了。虽然有可以杀灭涡虫的化学药物,可是缸里有虾,而且没有其他缸可以放虾所以一直没有下过药。

  最近这段时间,看到不少草友虾友说是孔雀和斗鱼的幼鱼可以把小些的涡虫当作实物,从而打到控制涡虫的目的,所以我也打算试试看。孔雀鱼我是有的。缸里现在就有一公一母一对德系黄礼成鱼。前不久还生了两胎一共二三十只幼鱼。只是当时担心这些幼鱼会攻击幼虾被我捞去公司小缸了,现在缸里黑壳虾清理完毕了,最近樱花虾怀孕的也非常少。回头捞些回家就是了,或者等着黄礼再生一胎,最近看那母鱼的肚子好像又大了^o^。

  这篇就当作是孔雀幼鱼控制涡虫的实验记录吧。亲自实验一下,看是否真的有效。

缸里又出现不明藻类和生物

  这个藻看上去很像黑毛藻,在缸里有两三个月了,一直懒得弄它,没想到现在发展到几乎所有裸露出来的底砂上都有了。但又不是之前出黑毛时候黑种灰黑色,倒是有些发红,象红褐色。生长位置也是接近草缸前壁,底床的巢湖砂上,向光且无遮光的地方最为浓密,图中这粒巢湖砂已经看不到本来面目了@@

  难道是黑毛藻变种??要命啊,现在缸里都是樱花虾、黄金米虾,总不能下戊二醛吧。郁闷死了。

  现在能够想到的唯一方法就是停止加液肥、停止投喂,以尽量减少缸里的营养物质和有机物,至于水草所需营养嘛暂时不予考虑了,如果能够解决这些藻类,到时候再补些草就是了。隔离盒里面仅有的5只黄金米例外,每日照旧3粒虾粮,应该对水质不构成影响的。

  明天就是周日了,到时候换水。想增加换水频率,又怕虾受不了。记录下现在的情况,停肥后每周一片,比较看看吧。总之是不敢下药了。09年秋天的时候下戊二醛除黑毛藻,付出惨重代价,缸里的樱花全部阵亡,只剩下个别坚强的黑壳虾@@

  以前也尝试过增加适当的肥料,租金水草生长,以减少藻类可用营养。但是现在水草都是生长缓慢的品种,这个方法应该是不适用了。

  至于增加CO2浓度,对于虾来说是比较危险的,暂时先调大一点点CO2的出气量配合吧,毕竟这个是次要说短。还是以停食停肥为主。

  还有,刚才拍这个藻的时候突然发现中间虾窝上面绑着的翡翠莫丝上挂了很多小小的白点,直径最多0.5mm,原以为是些食物碎屑什么的,仔细看有的还在游动。郁闷,难道是剑水蚤?至少应该不是涡虫的幼虫吧。继续观察看看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