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水草缸玩了两年多了,现在最深刻的体会就是经常修剪很辛苦^o^。那些有茎类水草长的太快了,尽管我缸里底砂不是泥、尽管我这里水PH7~8、 DH15~16、尽管已经一年每家增加过底肥了,但它们依然疯长着。缸里的虎耳每周必须修剪,否则就要长出水面转为水上叶,疯狂。

  而且,大三角莫丝也属于非常疯狂的莫丝,一个月的时间就长到看不见沉木本来的形状,变成一个平滑的象馒头一样的莫丝丘,没看头不说,上层浓密的如果不修剪,底层见不到光就要枯萎、腐烂。

  今天终于是下定决心处理它们了,要营造一个干净的、生长缓慢的水草缸,以来减少修剪可以多谢时间陪老婆儿子;而来,也能多些地方观赏虾,修剪之前,有至少75%的虾都是看不见的。

  今天进行的是第一步,清理有茎类水草。虎耳首当其冲,全部拔掉一株不留。带起不少底砂里面的杂质,水混了有一个多小时还没有恢复清澈。以后没这麻烦了,速生的都拔了,仅保留了一株网草、一株小喷泉,这两株都属于不能挪地方的。经验啊,以前一株网草本来长的挺好,挪了一次地方之后居然休眠了,直至球茎腐烂死掉,这回无论如何影响整体都不动了。毕竟网草和小喷泉都是非常美丽的水草,一定让它们好好生长。

  虎耳处理完之后就是清理沉木了,之前的沉木上都是大三角莫丝,只有极少数的美凤和不到3平方厘米的一块珊瑚莫丝。几块沉木都拿出来后缸里明显空了很多^o^。因为担心有非常幼小的米虾在莫丝从里,所以并未直接将沉木拿出来,而是泡在水里,弯着腰,一点点的拔上面的莫丝,知道几乎拔光才将沉木拿出来,减少损失嘛。

  不过,虽然整个过程都小心翼翼,还是伤着缸里仅有的一直雌性黄礼了。她已经为我生了三四十只小黄礼了,可惜啊。腹部左侧老大一块红斑,应该是淤血,估计是命不久矣,唉…… 怪我。

  损失是在所难免了,不过也能想得开,反正我下一步是要搞成干净纯粹的虾缸了。就算是不换泥,条件不能满足水晶虾、苏拉威西虾等这些娇气的品种,不过樱花、斑马、黄金米、绿晶等这类米虾还似乎么有问题的。最近还打算弄一对温顺的迷你螯玩玩,品种暂定了苏菲亚。

  整理之后拍照留念:

受伤的黄礼,看左边胸鳍下方的淤血红斑TT

顺便给斑马虾也留个影吧。万一它们过不了这次折腾呢。有人说是虎纹虾,可我觉得虎纹虾的斑纹和尾巴与斑马虾都不同。但是我没有专门去咨询过,也许真的是一种虾呢。

斑马虾留影,记得上次折腾比较厉害的时候,缸里斑马虾就全完蛋了,还有部分樱花和仅有的几只蓝钻。惨~~~

这就是清理之后的全景了。中间隔离盒里面是准备送去公司小缸里面的黄礼幼苗和斑马螺。前景还没有动过,喷太长得最好,5柱长成这么大一片,打算发扬光大 ^o^。迷你矮和迷你牛毛好像不适应我这里,长的很慢,顺其自然吧。右侧的田字草最郁闷,长出来的都是单片叶子不说,速度比朋友缸里至少慢一倍,看来不适合我的水质,打算放弃,腾出地方给喷太吧。右侧的网草和中间靠右的小喷泉不动。后景中间的铁皇冠准备绑沉木上。左侧就剩几株椒草了,留着最后调整造景用。总之,留下的都是长的慢的。


发表评论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