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本来是不想写任何东西的,完全没有心情,自己和老婆都病了,自己是老毛病颈椎增生,脖子、肩膀、整条左臂都是疼痛酸麻的;老婆则是腰椎间盘突出的老毛病,已经卧床近一周了。儿子要完全靠父母帮忙照顾。

但是,今早步行上班,途经建设路小东门十字口向西约100米处的829、809路公交汽车站时,看到一名交警、一名协管员和几个群众,在路北边绿化带灌木丛里指指点点的谈论着,交警还在用对讲机跟什么人联络。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不自觉的向灌木丛里瞟了一眼……

起初是看到一个向包裹一样的白色东西,处于好奇,向前靠了一部仔细看一眼,之后我整个人就僵住了,像是完全被冰封了一样。

是一条白色的、小小的棉被,像是医院里给新生儿接生的那种,纯白小棉被。在棉被的一边露出一个婴儿的头脖子和半个肩膀,头顶上有稀疏的胎发、皮肤像其他新生儿一样是略微褶皱的、肤色则是在昨晚-16℃的严寒冬夜里冰冻了一夜的青紫色。还有一只手指弯曲像是想要握成拳头的小手护在左边脸颊上,可能是本能的想要抵御寒冷吧……

我站在那里呆了很久,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 这小生命昨晚被人遗弃在这里后是何等的恐惧和孤独,小手握紧拳头努力的哭喊也不能引起爸爸妈妈的注意;昨晚我们都是在温暖的室内,有热牛奶、热洗脚水、暖和的被窝,这小生命却在没有任何这档的室外马路边上,身下是冻得像钢铁一样坚硬冰冷的土地、身边是-16℃的寒风,而代替他的父母为它抵御这一切的仅仅有一条刚够遮住他大半个身体的小白棉被……

一个小小的、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生命,就这样离开了,或者说,就这样被迫离开了。这些年弃婴事件时有发生,每一个抛弃孩子的父母,总以为自己有着不得不这样的理由,其他的人们似乎也都麻木了,看了报道听了新闻也没有什么感触了。不过,当你就站在这个已经死去的小生命身边的时候,当你亲眼看着他蜷缩成一团的小小身躯和护在脸颊上的小手之后,你一定会为之震撼、难过,甚至自责……

面对这样的事情,我能做什么呢?回过神来之后,想要拿出手机,把这可怜的孩子拍下来,但始终没有找到勇气近距离面对他…… 我只能无力的悲哀…… 我只能怯懦的离开…… 我只能庆幸我没有被自己的父母遗弃,而我也没有遗弃自己的孩子…… 我只能希望不要再有遗弃孩子的父母和被父母遗弃的孩子…………


发表评论

Scroll Up

Pollen's Blog is Stephen Fry proof thanks to caching by WP Super Cac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