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末在这里拍到了唯一开放的一朵荷花,当时就有些遗憾,虽说池子不大,荷花也都是池底盆栽的,但只有一朵,角度形状都没得选择。心想着一周后的今天,这些还没开放的花苞应该是争相出浴了。所以今天又来了一次,这次儿子在家,带着老婆儿子一起来散散步、赏赏荷。还多了帮忙背包和拿脚架的摄影助理,以及助理的助理。

这荷花可能故意跟我玩笑的,上周满池花苞和莲蓬之中只有一朵开放,今天,依然是满池花苞和莲蓬之中只有一朵开放。那些没开的花苞呢?难道下周还是只开一朵不成?这个猜不到,我只看到上周拍的那唯一一朵荷花,如今已经褪尽了花瓣,成了一个小小的莲蓬。

今天的这朵比上周的开得更好,不过,今天在池边拿着打气筒一样的水枪顶着大太阳不停吸水喷水的孩子比上周更多了,似乎陪着来的家长也更多了,似乎这些家长像上周的那些家长一样,完全不介意自己的孩子把水喷洒到周围的以及路过的游人身上。因此,今天的这朵荷花只找到一个能够拍摄又不用担心相机给洗澡角度,也只敢远远的等待机会拍几下。

不过今天有点意外的收获。本来是奔着满池盛放的荷花来的,虽然还是只有一朵,但是在池边的角落里,闪出了一小丛午后阳光下在快乐的风里左摇右摆的狗尾草,毛毛的、绒绒的、亮亮的,也是惹人喜爱。

孤独的荷花
孤独的荷花
孤独的荷花
孤独的荷花
孤独的荷花
孤独的荷花
孤独的荷花
孤独的荷花
狗尾草
狗尾草
狗尾草
狗尾草
狗尾草
狗尾草

发表评论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