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爱的童话 §15.宝藏
心爱的童话 §15.宝藏

心爱的童话 §15.宝藏

经过连日快马加鞭,就在四位青年回到父母身边共聚天伦之时,提特甥舅一行六人已经完成了对接近东部边境的几座城镇的秘密调查,从他们认为合适的几个侧面了解到了边境地区目前的真实军情和民情。掌握了这些情报之后,两人有信心解决眼下的几个问题。接下来要正式到边境城镇和各处关隘去巡查。

第一站,东南部的产煤重镇——坷威恩,这里基本没有平川,连绵的群山像是要撕裂大地的巨大爪痕。林立的山脊和高峰、陡峭的悬崖和深谷,纵横交错布满整个地区,能走车辆的大路只由西向东一条,在这混乱的山脉之中扭曲着。山脉之下地底之内埋藏着巨大的矿藏,矿脉几乎遍布整个坷威恩。这里承担着兰德沃夫近三分之一的煤炭产量,还有少量铁矿和锡矿,以及罕见的一两处金矿。

坷威恩人口不少,但镇民的房屋只能因地势零零散散的分布在山腰、山脊、山脚等处,几乎稍有成片的建筑物,无一例外。唯有伸向的边境的一处山谷中有块不算大的平川,东边的谷口处是高耸的坚厚石墙和箭楼组成的边境关隘。关隘两侧连绵不绝的山顶上,勉强能上去人的地方,星星点点分布着兰德沃夫的烽火台。一旦出关,山势陡降,东边邻国一马平川沃野千里。

这条通往关隘的大路上,最宽之处仅够并行三辆马车,但却已是两国之间最宽大的通道。尽管始终也保持着一定的官方贸易,但由于多年关系不合,虽未正式开战,却也是盘查甚严。除了输送煤炭去东边的车队、和运送果蔬啤酒来这边的车队外,几乎只允许普通百姓和不带车辆的游商可以通行,商人过关的税金是比较高的,因而他们实际上也甚少往来。

若是想从群山之间绕过这隘口,虽说不是绝无可能却也不是谁都可以。除非是身手矫健常年在山里摸爬滚打的老猎手才有机会,其余人只能是望峰兴叹,多花几十天路程,远远的绕去山脉的两边,从其他关隘或山势较缓的城镇进入,不过那里盘查可能会更严苛。每隔几年总有尝试冒险翻山的商人或密探甚至值守烽火台的兵士在山间坠亡或喂了狼的传闻。

隘口之内,这块平地上就是镇民们唯一的广场。这里是他们采购生活所需的市集,也是聚会观礼举行庆典的唯一场所。广场边的酒馆是坷威恩最大的酒馆,是附近居民们休闲时唯一的去处。除此之外,就是连绵的群山、林立的山峰和切削的断崖。

镇上的居民多是世代在此采掘为生的矿工人家,他们中的大多数并不觉得挖矿是又脏又累的活计。相反,很多人家因能够为兰德沃夫提供煤炭和铁矿而深感自豪。在坷威恩,做一名矿工是件值得骄傲的事情,老人们很少愿意家里的男孩子离开家乡去学习什么经商或者务农,为国家挖矿才是本分,即使要学,也要学跟煤炭及挖矿沾边的,冶炼铸造什么的。就连喝酒,矿工们也不喜欢什么克里夫,太浅淡了还带点野浆果的香气,不痛快,要喝就得是正经酿造的小麦啤酒,甚至酒杯也要比别处的大一号,因为那样才算是矿工本色。

但是近来这里不太平,尤其最近一年,不满言论在这家那家之间流传着、低迷懊丧的情绪令酒吧都失去了原先的喧闹。这正是提特一行先来此处的原因。

下班之后吃过晚饭,原本是酒吧最疯狂的时候,如今这酒吧人是不少,但一片死气沉沉,每桌的矿工和其他镇民都低声聊着天,像是怕被人听见似的。不像是来消遣放松的,连喝酒都是例行公事的模样。就连外面的月亮也是被云遮了好几层,透出些许惨淡的白色光晕,一样死气沉沉。

“故技重施而已,没什么特别的,跟十几年前差不多。”坐在角落一张桌旁的提克说。

“是的,虽说伎俩没什么新鲜,但似乎更加过分了。不知何故,自打我们与贝尔加得结盟十来年没有动静,如今又开始搞破坏。”提特举起杯喝了一口继续分析。“整个王国只有这里矿脉集中、藏量也大,基本供应着全国至少一半的冶炼和铸造用煤。一旦这里出现问题,直接影响到农具、器物甚至兵器生产,那后果不堪设想啊。”

提克点头称是,并从腰间拽出他的烟袋点了起来。

“就目前情况来看,暂时并未对产量有多大影响,还是来得及的。舅舅,我看咱们首先要给矿工们整理一下心情,他们有心思好好喝酒时自然也就团结一致了,到时候,那些来搞破坏的不过徒劳一场而已。”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一个 + 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