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爱的童话 §1.晨
心爱的童话 §1.晨

心爱的童话 §1.晨

第一束曙光从远处山峦的缝隙处钻出来的时,勾勒出雷恩山脉连绵群峰泛着金色辉光的边缘。那束黑暗中显得有些刺目的光像是透过什么被聚焦了一样对比强烈,直直地朝着城堡边缘角楼顶端,那蓝底镶金边的旗帜正中端坐的白熊威严的双目射来。白熊金棕色的双目透过这束光反射出闪耀的芒。旋即,角楼、城堡、堡外的市集和围绕着广场的神殿、作坊、民居,以及城外随风摇曳的田园和远处那刚还镶着金边的群山,都被这柔和的晨光容纳了。田园尽头山脚之下那湾月牙形的湖水此时也泛起了今天第一层欢快的波。

除了其中一座高耸入云之外,其余的峰峦平缓而绵密的接连一线,这条线像是被哪个好动的天神拨弄着一般,前后左右不同方向都在委婉地扭曲着。或许是这里的地理和气候使然,这些并不算特别高大的山脉几乎接近了上面的云层,而这更使那座直插入云不见端顶的高峰显得气势逼人,有人传说那里是天神的家,也有人认为那里自古以来一直居住着一头年迈的仙羚,其他大多数人是不在乎的。因为从山脚看上去那山顶深入云雾终年积雪,根本不可能上得去,也未没见有什么下来过,不必关心,它的存在只是这壮丽山脉图卷上的惊艳一笔。

人们真正喜欢的是山脉的其他部分,整座山脉的后半部覆盖着庞大的山毛榉森林,贝尔加得王国的贸易物资中家具和木器最是远近闻名了。林密的地方说是遮天蔽日绝不夸张,林深之处参天巨木比比皆是。城里最有名的酿酒人常常自夸“我最大的酒桶有老肯特那么粗”,据传说那是一株直径超过十个里尔的榉树,六七个高大的汉子才勉强围拢得住;高度更是达到一百三十里尔以上。然而并没有人真的能到达那密林的最深处去一探究竟,听闻有人去过,却不见有人回来。

在这巨大的山毛榉伞盖之下随处可见各种野浆果,居住在附近的人们一眼就能看出哪些能吃、而哪些只能看。结伴到山里去的孩子们或者猎人们甚至很少准备干粮,唾手可得的树莓和野樱桃即能充饥又能解渴,当然,如果配上从家里带来的鲜面包会更好。顺着那些把山地轻轻浅浅切开的溪流,随时都可能找到一汪清冽甘甜的湖水,说是湖可能有些夸张了,其实更像是一面面镜子,榉树叶缝隙间掉落下来的阳光在上面不时地弹跳着。沿着溪流两侧以及林间各处堆积着陈年的腐木,上面生满了形色各异的蘑菇,回家途中挑拣一些带回去,总能赢得妻子或妈妈的微笑,只要不是有毒的。

顺着晨光照射的方向,穿过茂密的榉树林,还未走出山脚下白桦和各色灌木编织的林线,就能隐约看到月牙状的穆勒湖水送来的波光了。沿着林线和湖面之间约一百里尔宽的滩涂,零星可以看到人工堆砌得不那么平整的石台,这些石台大都两三步见方,高度不超过膝盖,除了向着湖水一面的下半段比较光滑,其余部分都被青苔和野草覆盖着,一望而知是很久之前就存在的。但从台的表面可以看出,依然是偶尔有人来钓鱼的。滩涂上有人影的时候,绝不会像今晨这样可以看到林中的鹿和兔结伴到湖边来溜达,这里对于它们来说已经离家够远的了。

湖并没有大到一眼望不到边,但从这边望向湖对岸,田园那边的农舍也不过三岁孩子那么高吧。湖里是有鱼的,但有多少种类或者多少数量是没有人知道的,也没人打算知道。因为钓鱼在这里并不是一种生计,只有少数人们会在适当的季节才来钓一阵,仅作为消遣娱乐。这湖是王城居民们共同的美好,想要鱼,南边的海湾里有的是。经过无数年代的自然进程,这湖里的鱼可能不比迎着风在湖面跳跃的金色光点少太多。湖边停着几只偶尔为了节约时间直接渡湖而过约莫可座三四人的小艇,但此时它们都只有装了纸条又塞了软木的酒瓶般大小,随着湖面的波纹飘荡在对岸的农田边缘,看上去有日子没有载过人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这个 − 这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