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爱的童话 §5.家
心爱的童话 §5.家

心爱的童话 §5.家

“哦哦,亲爱的,亲爱的,你先冷静一下,让我们先把这两个孩子安顿好我再慢慢说给你听好吗?你看,你都吓着可爱的小米蜜丝贝莉了,嘿嘿。”费特边安抚妻子边用右手抚摸着小女孩的后脑勺,慢慢的把她从身后推出来。

“无论怎样吓着孩子可不好。”看看费特臂弯里马上要张嘴大哭的男婴,再看看小女孩眼神中流露的无辜和无助,女主人顿觉自己在两个孩子面前有些冒失了。“我就这个性子,你知道的亲爱的。”她双手接过男婴,并低头送给小女孩一个善意而宽厚的微笑。费特低下头对小女孩说“你先进去,我把这些东西搬进去就来。好吗?”“好的,爸爸。”这次四个字几乎都能听得清楚了,澳涅斯特也听见了,顿一顿脚步之后还是决定先安顿好孩子,虽说自己没有生过孩子,但从小女孩的年纪就能看得出,她管自己丈夫叫爸爸一定是另有原因的。

虽然表示同意,但费特拎了两个包袱转回身来的时候,小女孩还是站在原地,并没有进去。直到他第二次出来,将最后一个包袱放进摇床一起搬进去时,蜜丝贝莉才跟在身后进了屋。

无论怎样,总算是耐着性子将两个孩子先安顿到了二楼,摇床放在靠近窗台没有直射光的地方,小女孩和她的小木狗坐在床上。床头小柜子上留了一盘小苹果、几块面包和一杯水。拽着费特赶紧下了楼,把小男婴暂时托付给了一头雾水的邻居。然后到杂物间去了,那里是这房屋距离二楼最远的地方。

她从墙边抓过一条旧长凳拉着丈夫一屁股坐下来,压低了声音。“亲爱的费特,快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这两个孩子?还有为啥去了这么久?算了算了,还是按照你的习惯一件一件说吧。”她觉得一下子搞出太多问题也不是能痛快得到答复的。

“嘿嘿,亲爱的澳妮,我的老婆。”费特没有说什么,双手搂过澳涅斯特,紧搂着她的背,深深的拥吻。“去去!”片刻之后妻子推开他,脸上挂着粉红色的嗔怒。“这么久不回来,连封信也不给我,莫名其妙的带回两个孩子,你还是先说说看吧。”

“好的亲爱的,我尽量简短些给你讲讲,以后有机会再细说吧。”他知道妻子没空等他慢慢细说。

“前年跟着商船出海之后,一直是挺顺利的,我在船上充作水手学习些基本技能,你知道的我学啥都费劲。大约漂泊了半年经过几次贸易停靠之后,那商船回到了自己家乡,那里的气候和生活与我们这里区别不大,据水手长说,虽然是不同国家但陆地是连在一起的,我们沿着海岸线航行路途其实远了不少。途中一位木匠病倒了,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因为我其他技能不咋地,大副安排我协助船医照顾他,你知道这方面我还是擅长的。靠港之后他决定不再航海返回家乡,并且看我也会些木工,出于友情和报答,他邀请我一定跟他回家住些日子,要把绝活都传授给我。我原本就喜欢木工活,出海也是为了找个种庄稼之外的营生,事实证明航海或经商的确不适合我,加上这木匠大病初愈需要人陪伴,便跟他一起回到了距离港口约三十天路程的家乡。

回家之后他很快恢复了往日的活力,并开始教我一些专业的木匠手艺,你知道,不是随便钉个木箱做条板凳之类的。哦,那时我曾经给你写过一封信的,可能他家乡在深山里,几经辗转最后信丢了也未可知。他一家人都很热情,我和他们生活在一起很融洽,每隔一个月我们都推车去一趟山外的市镇,卖掉那些小家具和木雕,换回粮食和酒肉。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大雪封山。冬天户外不适合劳作,就在室内一边聊天一边教我精细的雕刻和纹饰。

到第二次大雪封山之时,他说我有这天赋,学习补偿却可算得上一名手艺高超的木匠了,嘿嘿嘿。”

“停停停!孩子,说孩子。”尽管特尽量简明的讲述着,但他的简明对于澳涅斯特来说还是有些冗长了,今天她已经不像往常那样想知道丈夫在哪里?在做什么?吃饭了吗?她现在迫切想知道的是自己的丈夫为什么做了两个孩子的爸爸。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一个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