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爱的童话 §4.靠港
心爱的童话 §4.靠港

心爱的童话 §4.靠港

穆勒湖是这巨大山脉最南部唯一的湖,绕过湖之后,山脉南端迅速的扎进海里去了,露出海面的山脊背面缓缓伸向穆勒湖南端的月牙,而山脊向海的南面则是刀削斧凿般的峭壁,峭壁由南向西转弯后变得平缓最终成了一片沙滩,崖壁与海滩逐渐接壤的地方立着一座灯塔,每日旋转着属于他自己的光柱。悬崖不是很高,其陡峭程度和下方岸边突兀的礁石却足以吓住想要站在边缘的人。但并不是所有人。

边缘处不到五步远的地上铺了一条三个里尔见方的厚粗麻毯,毯边一个酒壶在地上、几只苹果和半个面包在藤条挎篮里。独居的妇人此刻直伸着双腿坐在毯上,双手捧着木酒杯靠在小腹上,砂岩红的半长袍肩部盖着砖红色棉披肩,目光伸向极远处那条线。从去年开始就是这样,春季大扫除之后的几乎每个傍晚她都回来这里坐一会,这里没有海滩上嬉闹的孩童,而且可以看得更远。吃个简易的一人晚餐,喝一杯带有野樱桃淡淡苦味的干爽克里夫,放松一天的劳作,顺便看看海面上是不是有船来,如果有的话,最好是载着离家已久的丈夫。今年,因为小公主的降生和女巫曾在家中做客,每日与邻居们聊得很快乐很充实,聊了几天之后才想起自己仍然独居,丈夫一去两年多,音信全无。

今天的晚霞不错,给这张一无表情的脸多少映上了些红润,目之所及的整个海面跟着脸差不多,一无所有只是泛着点红。唯崖壁上和礁石上的海鸥们一直在欧、欧的叫着,那里是他们的王国。落日的余晖正在海面渐渐退去,妇人将酒壶和毯子懒散地收进篮子,挎在右臂上之后,又看了一眼远处的海面,转过身沿着平缓的山脊北坡往家的方向走去了,右侧的影子那样的悠长。

“动作快点女士们!货仓必须在日落前整理完毕,明天要卸货了!看着我干什么?继续擦你的地吧懒姑娘!”喝令声老铜钟般在甲板上回荡,所有的水手又一次绷劲了神经,卖力的搬扛抬拖,连厨房的切菜声也爽快了许多。仰了一下头之后这艘中型商船的大副兼水手长又喊了一句:“你们还有不到半天时间!”。这位大副身量并不算很高而且一身水手似的打扮,黑色的水手巾包着头顶已经花灰的短粗黑发,黝黑发亮的皮肤包裹着紧绷的肌肉,敞胸露怀披着一件纽扣全无像是水手衫的半袖衬衫,几条青灰色蚯蚓般扭曲的筋从已经发黄的白色袖里爬出来,一直爬到掌骨间隙的尽头才又钻进皮下,左右两个无名指各有一枚大戒指,金色光圈戴在左无名指、右中指的银戒指泛着铁灰。紧勒着裤腰的皮带上用短铁链挂着一块穿了孔的大银币。“如果你们能像这些海鸥一样勤快,我们早就坐在酒吧里了。”

“遵命!大副!”刚被训斥的水手赶紧低下头继续用力压着拖把在木甲板上来回摩擦。这水手的打扮与大副一样奇特,大副像个水手,而这水手像个农夫。

“叫我水手长!我才不愿意做什么劳什子大副!”

“是!水手长!”

“赶快干活,动作麻利点,你真不是块水手的材料。别总逼我跟你大呼小叫,真是麻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两个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