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爱的童话 §3.契约
心爱的童话 §3.契约

心爱的童话 §3.契约

行礼之后女子做了简明的自我介绍便直奔主题了。“尊敬的国王和王后陛下,您好!我叫珂夕尔,是一名真正的女巫,从您国土边陲特意赶来。”

声音不大但身前十步的国王和王后还有侍女以及身后十步的卫兵都能听得很清晰。从她的语速可知并没有打算给旁人留出提问的时间。

“虽然远在边陲但二位的仁慈和聪慧也同样可以清楚感受,同样可以知道各种大大小小的事物在您二位治下井然有序地进行着,当然随着这些事迹的传扬我听说近年来二位陛下也有些无法解决的烦恼。我正是为这烦恼而来,无须回报只为感恩。是的,我可以让你们拥有一位可爱的小公主。不必怀疑,这世上的确没有能够让人怀孕的法术和药物,更没人有能力改变胎儿的性别,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根据我的所学,我知道王后即将怀孕,我还知道那是一位小公主。我来拜谒的目的正在于此,我将用我的所学确保如此难得的小公主在您肚子里顺利生长直至安全分娩,决不让您或她有任何意外。

就像我刚说过的,不需要任何回报,但您知道,施行法术有时候是需要一定的时间、一定的场所和一定的器物的,而这其中有些是我自己带来的,其余的则需要陛下提供。

我只有一个请求,在安全分娩小公主降生之前,我需要尽可能多的陪在王后陛下身边。这就是我要说的全部尊敬的国王和王后陛下。”

她用极短的时间,清晰顺畅地讲完这些并顺带又施了一礼。

听完她一股脑塞来的这些话之后,不仅是国王和其他人,这回连王后也有些莫名其妙了。大家都若有所思,竟无一人发声。

尽管近几年因为一直没有孩子二人多少变得有些沉默和冷淡甚至都隐约对整个国家的农业和经济带了些许影响,那也仅仅是和之前几年相比而已,他们如今的表现依然是受到臣民爱戴的,而且人们也都对这对仁慈的夫妇始终没有孩子报以同情和怜惜。虽说这位女巫远居边陲,但这些连邻国都知道的事情,她有所了解也不足为奇。

令人疑惑的是她讲的话如此简短却到处是重点。她不仅预见到不久后王后将会怀孕,甚至还知道是一位公主,更进一步她似乎还觉得在这位小公主降生之前可能会有什么危险。同时她又坦然承认没有能让人怀孕的法术和能人。而且她老远地从边陲赶来,做这一切又不图任何回报,自从和老王后一同归天之后,宫廷大祭司的位置的确是一直空着的。莫非这是真的?真是一位能够预知未来的女巫来帮助王国来填补这唯一的遗憾吗?

想到这里,女王转过头看了一眼仍在狐疑的国王,然后摆正脸对珂夕尔说道:“我没有能力分辨你是不是一位真正的女巫,更不可能确定你所说这些是否属实,不过时间会证明一切,既然你从远方带着善意赶来,我们很欢迎你留下来。”面带微笑语气和蔼的女王说完这句之后,国王也醒过来了。“啊哈!时间会证明一切,留下来吧远方的女巫。”

接见过后,国王和王后并没有更深入的讨论这件事,因为大家清楚一切都为时尚早,若是因为这莫名其妙的讨论带来什么猜疑或失落就不好了,大家都只是把这当成一次普通的接见,并恢复了日常的状态。

而这位女巫获得了国王和王后的邀请之后,便由侍卫长亲自为她在城堡附近挑选了一个带有杂物间的民居,是的必须有杂物间,女巫是租了一辆马车拉着三四个大木箱从远方来的。女巫住在楼上。这房子性情开朗得有点男人味的中年女主人住楼下,她的丈夫跟着两年前开春时靠港的商船出海去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奇妙啊!家里从来没有女巫来过哦,妙!”女主人双手麻利地在小小的厨房里准备晚餐时自言自语了好一阵之后一桌,一小桌虽不丰盛却充满热情的晚餐摆了上来,还有早上新从市集买回的新酿克里夫。“虽说不是异国,但我从湿热多雨的边陲来到这里,你的晚餐让我感到今天是完美的一天,感谢款待我好心的女主人。”举杯之时珂夕尔向女主人表示感谢。晚饭时间不长,但女巫讲述的一些南方边陲小镇趣事依然让女主人时而咂舌时而前仰后合,二人相谈甚欢。

就这样,远来的女巫在这与其他大致相同的民居安置下来,日夕除了吃饭时与女主人愉快的交谈其余时间不是在杂物间码放的几只大箱子里找东西就是在楼上忙活着什么。出于好奇,女主人有几次走去楼上喊她吃饭或下雨前去收窗台外晾晒的衣物时,顺便也看看这奇妙的女巫在做什么奇妙的事情,不过除了几个不甚特别的瓶瓶罐罐装着五颜六色的或液体或粉末之外,她也看不出什么特别。有时很想问问这位女巫究竟有什么法术,甚至想亲眼见识一下那些奇妙的景象,不过女巫始终没有谈起过有关法术的话题,她主动问过也没有明确的回答……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