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爱的童话 §2.十一年前
心爱的童话 §2.十一年前

心爱的童话 §2.十一年前

“不不,请止步!”声音清晰却并不刺耳、语气严厉但不失礼貌。十一年前,同样美丽的一个清晨,汉白玉大熊正在遥望远方的时候,站在它身旁左手持盾右手按着腰间剑柄的士兵止住了一位身背大藤条筐红光满面的中年人。藤筐的盖子不太严实,可以隐约看到里面似乎是某种果蔬,虽没有装满却也是上身前倾才能稳稳站住。“哦,好像有段日子没有见到国王和王后了,只是想让他们品尝一下清晨刚摘下来的水果,盛夏的瓜果多汁又美味啊!”他极其轻松平常的跟卫兵表达了要进去城堡的目的,并没有被卫兵的喝止惊吓到。

国王夫妇一向欢迎自己的臣民进去自己的城堡,闲暇的时候国王夫妇也会走出城堡来,在市集广场上散步,顺便与他的臣民们闲聊几句家常。偶尔有几个侍卫随从也并非为了安全保障,只是需要有人把商贩或农人们赠予的蔬果带回城堡而已。每到收获季节或者商船靠岸,有臣民及客商觐见送去些新鲜的或者稀奇的东西是常有的事。但今日有些不同,侍卫队长给大门处的卫兵和城堡内的侍从们都下达了明确指令,没有重要的事物任何人不能随意进出城堡或者去打扰国王夫妇。

送新鲜水果来的农人自然是不知道这指令的,他边说话边将身后的背篓卸下来,打开盖子给卫兵看。每一只都裹着一层晨雾般的白霜,白霜的上面有细小而闪亮的露珠。卫兵看了一眼未及说话,农人便重新盖了盖子背起筐来,迈步进门。

“站住。”这次的声音比刚才更浑厚了些,但同样不失礼貌,却不是来自身旁的卫兵。农人将刚刚抬起的脚又落回到原处并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平衡,抬眼向着正前方声音来的方向,那里站着一位身着闪亮铁灰色盔甲的魁梧汉子。“啊!尊敬的侍卫长大人,我只是……”“是的,我知道,但今天不行,请回吧。”农人说了一半就被侍卫长打住了。从他冷峻严肃的目光中,农人明白今天的确不是个适合拜见国王夫妇的好日子。“哦,好的,侍卫长大人,请向国王和王后转达我的敬意!”直视着那双眼说完这句话之后,这农夫转回身背着那挺大的藤条筐踏着多少有些失望的脚步走向了广场的方向。

“唉……”侍卫长看着农人走开之后,将带着皮质手套的两个拇指轻轻插入腰间的皮带内侧,耸起双肩向前走了几步,站在大门正中前方,轻叹一声之后,两片轻薄铁肩甲随着双肩和手肘一同落了下来。越过市集中心的旗杆,神情肃穆地盯视片刻远处的神殿后,侍卫长原地转过身来,两边拇指依然挂在腰带上,以刚才面对农人的眼神分别向左右看了看两名卫兵。“嗯!”点头的同时鼻腔里发出一个重音。随后微微低下一直高昂的头,目光落在身前三两步远的地方,迈步回到大门之中,转身走到花岗岩石砖堆砌成的城堡围墙后去了。这墙大约三个里尔厚度,顶部平齐并无尖刺,与墙体一致的花岗岩石砌成,并不是那种可以驻扎军士、射箭御敌的宽大城墙。

侍卫长进去之后,两名卫兵转头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向着对方横跨出两步,再次转过身,背对着敞开着的大门提一提神,双目正视前方。两人之间有三四步的距离,两人和身旁的大石墩也大约三四步距离。这个架势无论是谁也应该看得出不能随意出入了。

侍卫长沿着城堡围墙的墙根转过两个弯之后,从城堡前花园的侧面绕进了通向城堡主楼侧门的廊道,廊道的石柱、地面、台阶几乎是清一色的花岗岩石砌成,石间的缝隙细密平滑,缝内的砂浆泥灰组成了相互平行或垂直的灰白色线条,露出来的墙面部分却都是未经雕刻不着纹饰的原石表面。想来这城堡的设计师是一个实用主义者吧,并没有在表面上下很多功夫。

“如何?”侍卫长停下脚步,向两位身着简约白色长裙从侧门里迎面走来的侍女轻声问道。

“……”两位侍女先是看了侍卫长一眼,然后又转过头互相对视片刻,转头时露出脑后认真挽过但并非一丝不苟的棕色发髻。一言未发地站在原地。

侍卫长低头看着侍女们手里的托盘,赤黄到有些带红的红山毛榉托盘里整齐地排列着稍有纹路装饰的银质杯盘,从没有盖子的几个盘子可以看得出,现在和它们刚从厨房端出来时应该是一个样子。“嗯”侍卫长轻哼一声,从两位侍女身边进入侧门。走过并不太长悬挂了少数身着盔铠将士模样肖像画的通道后,来到了国王和王后的寝室门外,听到里面隐约传来说话的声音,便停住了脚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十九 − 十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