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爱的童话 §13.溪谷
心爱的童话 §13.溪谷

心爱的童话 §13.溪谷

四位少年由提特和提克轮番守夜,在宽敞安全的山洞里休整了一夜。翌日清晨,不仅体力,连活力也恢复了。大家商议着接下来的去处。四位少年,尤其是维莉,当然是希望继续逃亡、继续自由。而提克和提特分析的结果是,目前贝尔加得南部领主叛逃,同时正在四下打发人捉拿公主。并且,公主几天前在河边刚刚暴露了行踪,综合这些,目前最安全的地方,可能恰恰就是大河两岸。一来,南端的城市会尽快有人接任领主并恢复秩序,匪徒们应该不敢距离贝尔加得太近;二来,他们可能也想不到几人暴露行踪之后,仍然在大河沿岸徘徊。

“因此,我们沿河在密林中行进,先往靠近深山的东北方向去,在那里等待一段时间,贝尔加得南部太平了,我们再沿河而下,先把公主送回国,以免出现问题。那时不仅可能真的影响到两国关系,最重要的是孩子们可能受到伤害。”深思熟虑之后,艾斯提特决定先确保公主的安全。

“可是这样的话,我的叛逃就彻底告吹,而且我的自由也会很快结束了。”维莉明显对这计划不太满意。

“提特说得对,无论从哪个角度讲,都应该先保证你的安全。”希弗则表示赞同。

提克看看维莉,又转过脸问希弗“哪个角度?哈哈哈。”

贝莉和维德也都同意这一安排。维莉突然成了少数派,她死盯着希弗,好像是他主动放弃了叛逃计划似的。尽管感到沮丧,但她很清楚提特说的是对的,自己还是要跟着大家一起走的,如果没有安全,自由又有何用。

提克和提特决定在出发前,悄悄潜回村庄,再找两匹马来,这样行进会轻松快捷一些。于是,留下四位少年在山洞里等待,他俩侧身出了山洞,骑了两匹马向山下的小村庄去了。

二人走了不多久,维莉突然又有新点子。“趁他们不在,剩余的两匹马刚好够我们四个人骑乘,可以继续去寻觅自由了,如何啊伙伴们?”

“不不不!可别!那他俩回来准得着急死了。而且,万一再遇到什么危险呢?”贝莉第一个表示反对,维德随之点头称是。

“这傻丫头,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胡思乱想。这密林里随时有狼出没,还有不知什么时候会冒出来的匪徒和佣兵,你真有个好歹可如何是好啊?!你就乖乖听话一次不行吗?”希弗这回是真的又急又气了。

“好了好了,我就知道你们都不会同意,随口一说罢了,急什么?傻瓜。”

时间不长,去寻马的二人回来了,除了成功找到两匹马,还又坨回不少料草,至少马儿们路上不会挨饿了。只是马和鞍具都比较一般,勉强凑合用。山洞里简单吃过午餐之后,继续出发,从密林边缘沿着大河,向东北方向前进。六匹后面拖着枝桠的马儿,载着六个逃亡的人。

一路上维莉都很少说话,不是呆呆地看着马头前方,就是低着头看自己扶在马上上的双手,希弗多次挑衅都没有得到回应。直到黄昏时,总算遇到一件能让维莉开心的事情。

“这里四面密林环绕,这段水流也缓慢许多,可以在这里洗个澡。”提特言简意赅。几人循声望去,密林外的河流在这里几乎没有了河滩,近处的树木根部几乎被卵石淹没,河水像一条宽大的丝绸在风中轻柔地飘飞,绸带上缀满了点点金钻,这些钻还闪着哗啦、哗啦的声音。

停住马蹄之后,提特在密林中安顿马匹。提克往前前后后去到处查探了一番,确认安全。

“洗澡?是啊,太好了,终于可以洗个澡了。”维莉听到这消息总算是多少摆脱了之前的沮丧,摸摸自己的头发,又用手悄悄提起胸前的衣襟往鼻子前凑了一下,“上次洗澡还是在住进旅馆的那晚,直到今天……”

虽然是悄悄地闻了一下,大家都没有发现,但还是没逃过希弗的眼睛。“对于一位逃亡的穴居公主而言,洗澡很重要吗?哈哈哈”看她脸上露出笑容,希弗也变回了原先的那个捣蛋鬼。说完之后,没等维莉反击,希弗早已甩掉上衣和鞋子,扑通一声趴进河里去了。

此处河水不深,刚到希弗的下巴,水流平缓,凉丝丝的感觉浸染全身,希弗干脆连长裤也一并脱了扔上岸去,只留了一条内裤在身上。鱼儿般在水里快活起来,不时向岸边的维莉扑打着水花。维莉看着实在是羡慕,也麻利地在众人面前脱起了衣服。片刻之间只留了两件贴身的衣物,也冲进了河里,朝着希弗闹腾的地方游去。两个人在水里一会打闹、一会又像两条小鱼般比赛,岸上几人光是看着也觉得开怀,倒像是度假期间一个惬意的傍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9 − 十六 =